丽水信息港-今生有约-丽水人自己的论坛

 找回密码
 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搜索
查看: 5333|回复: 10

遂昌唯一的棕棚匠 穿越半个世纪的手艺人

  [复制链接]
     
发表于 2018-1-11 08:06:45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w=720&h=480(7).jpg

应元土


说起棕棚床,上了年纪的人一定不会陌生,用棕线和硬木串成的棕棚床,既结实又透气,在很长一段历史区间内都是老百姓家中的必备家居。然而,随着时间的流逝,棕棚床慢慢淡出了人们的生活,而那些制作棕棚床的匠人们,也逐渐被时代所遗忘,大都选择了改行换业,串棕棚这项技艺几乎成为绝唱。近日,记者走进遂昌县应村乡桃溪村棕棚匠应元土的家中,试着从他的人生轨迹中,寻找这项传统技艺的“蛛丝马迹”。


初见应元土的时候,他正半蹲着身子用榔头和钉子给地上的木头方料打孔。看见记者到来,他立马放下手中的榔头,笑着招呼记者坐下。


w=720&h=480(8).jpg

硬木锯成方料


光看外表,你很难将这个看着有些邋遢的男人跟棕棚匠联系起来。他不高,也不壮,略显发福的肚子和一张稍带绯红的脸,看起来就像个微带醉意的汉子,长久未修剪的胡子,更给他增添了几分沧桑。


但他的第一句话,便打消了记者的质疑。“算起来,我做棕棚床已经快40年了。”端上一杯热茶,应元土笑着说道。从17岁跟着师傅开始学做蓑衣,到如今自己已变成别人的师傅了。


时针拨回到上世纪70年代末,那是应元土第一次遇见棕棚。那年,17岁的他,照着长辈的意思,跟着县城里一位做蓑衣的师傅学起了串棕棚。“包吃住,没工资,就想学门手艺。”应元土说,那个时代的农村,还保留着很多落后的传统观念,像他这样个头较矮的男性,常常会被人看不起。但有了手艺就不同了,有门手艺傍身,就等于端上了“铁饭碗”,因此,为了谋生,他顺理成章地成了一名蓑衣匠。


w=720&h=480(9).jpg

把棕丝拧成一根根棕线


师傅的蓑衣店,开在县城一条细窄的弄里。店面不大,十几个平方的地面上,堆满了制作蓑衣的各种工具。串蓑衣是门技术活,从上山寻树、剥皮,到树皮的晾晒、抽丝,每一步都有很多的窍门。起初,因为手脚不利索,动作慢,应元土常常被师傅骂。好在应元土也不嫌烦,蓑衣一件一件地串下来,不仅手头上的技艺越来越娴熟,蓑衣店的生意也逐步见好。  “那时候行情好,像蓑衣啊、棕棚床啊,每家每户都得备一个。”应元土说。


看到棕棚床生意好做,两年后,应元土走出了这条巷子,独自一人做起了棕棚床生意。那时候,应元土从不缺单子,甚至衢州、金华等地的东家托人带话过来让他去做。


w=720&h=480(10).jpg

老旧的卷尺


应元土告诉记者,那时候做棕棚床有个不成文的规矩。不管是寻常百姓,还是有钱的大户人家,要想做一张棕棚床,必须得备好吃喝,规规矩矩地“请”师傅上门住半个月,直到整张床制作结束。


对于应元土来说,做棕棚床是忙碌的。首先是取材,为了做出上等的棕棚床,他常常要翻山越岭,穿越茂密的森林,寻找合适的成年棕树。“一定要8至10年的棕树,不仅树皮结实,而且剥了皮之后也不影响它接下去的生长。”应元土说。剥皮就更难了,不仅要沿着树根环绕着切,还得十分小心,不能伤着棕树,那可是棕棚匠吃饭的“家伙”。


w=720&h=480(11).jpg

理棕线


接着是棕丝和棕线的制作。选个大晴天,将刚到手的棕树皮放在阳光下曝晒一天,把水分晒干、晒透,再用手顺着树皮的纹理一根一根地抽丝,这些棕丝就是制作棕线的材料。抽丝靠的是熟练,一张方桌大小的棕树皮,要靠手抽出上万根棕丝来,光听着就有些令人望而却步了,更别提还要把棕丝拧成一根根直径仅为半公分的棕线了。应元土说,做一张棕棚床,需要上百根棕线,光是前期的准备工作,大概就要七八天甚至十天了,特别繁锁。


w=720&h=480(12).jpg

制作工具


有了棕线,就可以正式开始串棕棚床了。用锯子将山上取下来的上好硬木锯成方料,再按照经验设计好插口和接口,一张简易的硬木床架就已制成。随后,用特制的钉子在床架周围的四根方料上打上100多个孔,用来固定棕线。接着就轮到先前准备好的棕线了,穿线、配线、拉线,每一步都得花不少力气。应元土说,串棕线就好比织毛衣,棕线的疏密、紧实,都决定着一张棕棚床最终的质量。“不拉紧的话,做出来的棕棚床三五年就塌下去,像我这样做出来的,至少能睡30年。”这话并不假,应元土做棕棚床,用的还是榫卯结构,不用一枚钉子,特别结实,而且还防潮,在当时很受欢迎。


w=720&h=480(13).jpg

棕树皮


棕棚床的好行情,让力气不大的应元土有了自己的一片天。随后的几年里,他走街串巷,奔波于各地之间,靠着这门手艺让村里人对他刮目相看。“那时候可真是吃香啊,靠着做床,又能挣钱,又有面子,娶媳妇都容易得多了。虽然累了点,但心里还是觉得特别有成就感。”应元土说,几年后,他娶了媳妇,又生了孩子,一家人靠着棕棚生意,日子过得简单快乐,再后来,他收了两个徒弟,跟着他一起学做棕棚床。


w=720&h=480(14).jpg

棕线


“但时代变了啊,现在哪还有人买棕棚床,别说我那两个早就改行了的徒弟,就连我自己都想要‘退休’喽。”如今再次说起以前的故事,55岁的应元土无奈地吐出了一声苦笑。他还在串棕棚,但买床的人已寥寥无几,一年下来也销不出几张棕棚床,他的儿子也早就放弃了这门手艺,在金华那边做起了网络生意。“没人买,就更没人学啦,也不知道这门手艺还能不能传下去。”谈话间,应元土拿着茶杯的手微微地有些颤抖,好像棕棚床已成为绝唱。


w=720&h=373.jpg

制作棕棚床


一张棕树皮,从独守大山到“登堂入室”,曾见证了一个时代的生活场景;一个市井边缘的老手艺人,穿越近半个世纪,孤独地守望着棕棚床的“盛开”与“凋谢”。如今,作为这座城里唯一一个棕棚匠,应元土既有不甘,也有期待。“这么好的床,这么老的手艺,真的不该丢掉。”应元土说,如果可以,他愿意为了这门手艺守到老,也愿意把自己的经验传授给每一个想要传承它的人。


发表于 2018-1-12 17:10:53 来自手机 | 显示全部楼层
          剥棕就是剥棕,怎么就成剥棕树皮了?我和师傅同龄人,哈哈当年也串棕棚床,结婚时自己串的现在还在睡,孩子今年30岁了。几次搬家都舍不得丢弃,明年又又搬家了,大家都叫我丢弃,我还是舍不得,他们说棕棚床放家里没关系,但是搬家搬出去会被人笑死的……
          唉~也不知道明年它的命运。
          估计现在如果要串一张1.8米的棕棚床,没有5000块钱下不来了。
来自: Android客户端
     
发表于 2018-1-11 12:12:45 来自手机 | 显示全部楼层
我就愿意睡棕床,我家的棕床差不多40年了还一点不坏,睡了席梦思腰疼,睡棕床就不会。
来自: Android客户端
     
发表于 2018-1-11 15:46:25 | 显示全部楼层
即将失传
发表于 2018-1-11 16:45:10 来自手机 | 显示全部楼层
赞来自: iPhone客户端
     
发表于 2018-1-11 20:07:44 | 显示全部楼层
只能讲剥棕,不能讲剥棕树皮。再说棕树都是别人种的,只能到农家收购:lol:lol
     
发表于 2018-1-11 21:56:17 来自手机 | 显示全部楼层
这个床是好
来自: iPhone客户端
发表于 2018-1-12 11:16:16 来自手机 | 显示全部楼层
棕棚床在四、五十年前可是人人向往的东西!
来自: iPhone客户端
发表于 2018-1-12 12:37:47 来自手机 | 显示全部楼层
应该提倡!
来自: Android客户端
发表于 2018-1-12 12:56:52 来自手机 | 显示全部楼层
很舒服,软硬适度,放超透气,比席梦思好多了,人们总是喜欢外来的东西,不认可自己的文化,就像民国时候一味地学西一样。
来自: Android客户端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小黑屋|Archiver|手机版|今生有约 ( 浙ICP备05015398号 浙ICP证B2-20060276号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
GMT+8, 2018-7-17 04:01 , Processed in 0.197011 second(s), 15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

© 2001-2017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