丽水信息港-今生有约-丽水人自己的论坛

 找回密码
 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搜索
查看: 3253|回复: 1
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

心上莲花:贺青家的残疾儿女

  [复制链接]
跳转到指定楼层
楼主
发表于 2018-9-29 11:00:00 来自手机 | 只看该作者 回帖奖励 |倒序浏览 |阅读模式
伏堤村贺青,夫妻都很健康,家族无遗传病史,头胎生了个丫头却是先天弱智型。两年后又添了个胖小子,脑瘫。二人做梦都想要个健康孩子,于是几乎访遍了大小医院,检查都说各项指标正常。

2001年,村里来了个敲着梆子算命的外地盲人,好多乡邻算了后都说准。贺青夫妇也把盲人请到家里算算,盲人问了贺青的生辰八字后,开口便断:“先是女来后是男,聪明伶俐儿女全……”盲人刚一开口,贺青就打断说:“师傅,我有儿有女不假,不过不怕您笑话,脑子都有点毛病!”盲人说:“不可能吧?你命格中的儿女很好啊!”盲人沉吟半晌,说:“把你左手给我!”贺青忙递过手去。盲人将贺青手指每个关节都细细捋了一下,忽然问道:“87年有人花钱托你办事,你拿了钱,事却没办,有这事不?”贺青说:“我一个土老百姓,谁会求我办事?没有没有!”盲人说:“你别隐瞒,这信息在你身上特别强。想想,活的不算死的算。”这时贺青媳妇插话道:“是不是南下洼白狗子坟那件事?”贺青猛一拍大腿说:“还真没准儿!”


87年夏,贺青16岁。他那天下午从河塘里游泳后,顶着片荷叶往家走。走到南下洼时,有只野鸡扑棱一下从他脚边飞起来,向坟地落去。那坟地是个乱坟岗子,埋的全是抗战时期的一次战斗中死难的国民党兵。那野鸡看着像翅膀受了伤,飞得不是很快。贺青很兴奋,从地下抄起根树枝,朝野鸡疾步追了过去。野鸡好像逗引贺青一般,飞几步停一下,等贺青快追到时又跑,走走停停,眼见快被贺青逮到了,野鸡好像吓傻了似的,一头钻进一个野兔洞穴里!看你还朝哪跑!贺青扔下手里的树枝,伸胳膊向洞里掏去!费了半天劲,野鸡没掏着,里面一个硬梆梆的圆东西倒引起了贺青的好奇。拽出来一看,是半截锈迹斑斑的炮弹壳,用塞子塞着。拔掉塞子,贺青发现弹壳里塞着一块手绢,已辨别不出颜色了,手绢里裹着一堆银元和几张贴在一起的纸。纸里夹着个女人照片,已然模糊不堪。贺青对别的不感兴趣,只粗略地把银元数了数,竟有三十七块之多!当时正式工人的月工资才四五十块钱,一个银元就能抵几个月工资,这下可发大财了!贺青那叫一个激动,紧张地四处瞅了瞅,没人,便迅速脱下褂子,把东西一股脑都包上,野鸡也不抓了,一路小跑回了家!



到家后,贺青兴奋得连话都说不出来,只是把褂子在炕上猛然一摊,给父母指了指,就满脸通红地看着父母。看着国民党兵送的大礼,贺青父母呼吸也急促起来,颤着手把银元反复点了好多遍。最后他们才注意到那几张纸,贺父把纸展开,是一封信,依稀能看清字迹:茹妹钧鉴,炮火难挡思念云云……有落款,有详细地址。贺青和他父亲正凑在一起看信时,贺青的母亲说:“别看了,死人的东西多晦气啊,扔到灶堂里烧了得了。”贺父说:“这个地址很详细,按地址找一下,没准能找到他家人,让他家里把遗骨迁走,也算办件善事。”贺母说:“都过了四十多年了,他有家人也早死了,还找那个麻烦干吗?”见贺父没吱声,贺母劈手把信夺过去,扔进了灶台。贺母心里也许有她的小九九,真要找到人了,银元得还给人家吧?这到手的巨财不就泡汤了吗?

可以想象,那应是一段多么凄美的爱情。夫君投笔从戎,妻子倚门翘首盼郎归。谁知盼来盼去竟是阴阳两隔!爱情的风花雪月被战争无情碾碎,一任其飘逝于岁月的风尘。


少年壮志,却沉埋异乡,近五十年的还乡执念,好不容易阴差阳错落到了贺青手中,却又被贺母付之一炬,从此断绝了唯一的希望。

贺青在南下洼白狗子坟掏到银元的消息不胫而走,村民纷纷提铲拿锹到那里寻宝,却哪里还有那样的好运气?乱哄哄的村民把整个坟地翻了个底朝天,只挖出了些累累白骨和不多的几件刺刀、军功章等。

盲人对贺青说:“那个野鸡故意引你到那里,让你找到银元,这是以银元相赠,托你捎信,让他后人迁坟,叶落归根。拿人钱财,与人消灾。但你拿了银元,不捎信也就罢了,还走漏消息,使那个坟地的所有孤魂都不得安宁,怎会没报应呢?假如当时你们找到他的家人,兴许你早发家了!”贺青窘迫而着急地问:“师傅,您看还有补救措施没有?”盲人说:“我对这个不在行,你另找别人问问吧!”

不知道后来贺青找没找到高人,反正他第三胎生了个正常女孩,都上小学了。


得到了三十七元银元,换来一双残疾儿女,眼见了金黄银白,哪知是泪酸血咸!天降横财,取之有道则是福报,取之无道则是灾祸。俗话说,拿人钱财,为人消灾。没把孤魂托付的事情办好有报应,那现实中受人钱财、受人恩惠,却不知感恩回报,甚至在对方落难时反咬一口的,这些不知道有没有报应?




心上莲花点评:

劝君莫还乡,还乡须断肠。四五十年过去了,可叹执念依旧!可知风花雪月,早就事过境迁?可知少年故人们,生死流浪到宇宙洪荒的哪个角落了?无常世间,哪有久恋之故士、不老的梁园?无尽的轮回中,随波逐流,哪一处又是不变的故乡?为自己找个终极的归宿,才是值得执念之事。危脆世间,何必恋乡
来自: Android客户端
沙发
发表于 2018-10-6 19:30:24 来自手机 | 只看该作者

来自: Android客户端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小黑屋|Archiver|手机版|今生有约 ( 浙ICP备05015398号 浙ICP证B2-20060276号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
GMT+8, 2018-12-19 09:14 , Processed in 0.218748 second(s), 13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

© 2001-2017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